Category: Reading notes

信仰型社群

鄙视链养成,社群需要给用户优越感

不是每一类企业都可以做信仰型社群

与信仰型社群相对的是自发型社群,自发型社群是无组织去中心化的,成员多而且杂,思想上没有统一性。如果我们把社群粉丝进行分层的话,信仰型成员是第一层核心层成员,自发型社群成员处在第二层,第三层是观望性的边缘人群,有机会进入第二层甚至是第一层,也有可能掉头就走。

商业型社群多数是企业社群,对于大多数企业社群而言,是没有办法做到形成自己的信仰型社群或者自发型社群的。虽然社群是内容集合型部落,但是并不是什么内容都可以拿来结构社群的。结构社群的内容除了要有欣赏和使用价值之外,还需要能够形成成员精神上的共鸣。

社群里面的内容必须要有传播分享的价值,需要能够让成员之间交流讨论分享,够能给成员与众不同的精神优越感。在马佳佳的无数份PPT当中,我们都可以看到她重复在说一个词,那就是鄙视链的养成。

马佳佳也是一个非常善于给自己洗粉的人,虽然她没有建立自己的社群,但是她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思想输出,成功的拉拢了一批和她思想高度统一的人,做到这一点就是充分利用了传播和洗粉的概念。

对于传统企业而言,尤其是一些听起来不上台面的企业,比如做马桶刷等这类小型企业,是很难通过自己的内容去让用户产生优越感的,没有办法形成自己产品上的鄙视链。对于这样的企业而言,社群的打造是客户管理体系的升维改造,他们需要用社群的思想去管理自己的用户。

Advertisements

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

“我想,再晚一点,我会停止用手表。我会老到有一天,不需要手表告诉我,时间是如何自己消失,也不需要靠名牌手表告诉周围人类我的品味、格调、富裕程度和牛逼等级。我会根据四季里光线的变化大致推断现在是几点了,根据肠胃的叫声决定是否该去街口的小馆儿了。”

这就是冯唐。

人慢慢长大,喜欢略过本质看现象,一日茶,一夜酒,一部毫不掩饰的小说,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,一群不谈正经事的朋友,用美好的器物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间。

明代嘉靖、万历年间的陈继儒,在《太平清话》中列举了一些东方文化中的通灵时间:“凡焚香、试茶、洗砚、鼓琴、校书、候月、听雨、浇花、高卧、勘方、经行、负暄、钓鱼、对画、漱泉、支杖、礼佛、尝酒、晏坐、翻经、看山、临帖、刻竹、喂鹤,右皆一人独享之乐。”

如果去一座荒岛,没电、没电视、没电脑,一片蛮荒。我想了想,如果只能带一个活物,我就带一个和我能聊很多的女人;如果只能带一本书,我就带一本唐诗三百首。

与其一起撮饭,不如一起流汗。年纪大了以后,聚在一起常常不知道说什么,尽管没去过南极,但是也见过了风雨,俗事已经懒得分析,不如一起一边慢跑,一边骂彼此生活中奇葩一样摇曳的傻逼。

每个牛逼的人都要有个笃定的核, 这样在宇宙间才不易被风吹散。世界这么多凶狠 他人心里那么多地狱 内心没有一点混蛋 如何走的下去?

就这样简单下去,再简单下去、脑子没弯儿了,手脚有劲儿了,山顶慢慢低于脚面了,拉萨就在眼前了。你我竟然像山、云、湖水和星空一样,一直在老去,一直在变化,一直没问题。再简单下去、再这样下去,你我都是佛了。

实事求是地修炼,实事求是地恋他和自恋,让别人闹心去吧。能做到实事求是的自恋其实是自信和自尊。任何领域做到最好之后,人只能信自己的判断,只能自恋。

拥有感。骑了车,到了书店,掏了钱,买了,我的了!借问人生何所有,几床悍妇几墙书。沉沉的,紧紧的,在自己手上,我的、我的、我的、我的,一瞬间的我执爆棚,真好。放到书架上,不管有生之年会不会真有时间看,我想看的时候就有的看,不离不弃。这种阅读权带来一种奇怪的满足感,类似住处有个游泳池,尽管很少去,内心也清凉。

s28903349

关于游牧和农耕民族的一个区别

不一定对。

游牧民族以肉食为主,获取食物的方式是狩猎和采集(蔬果类)所以多数运动的时候应该是空腹状态。能源的消耗以脂肪为主。食物无法囤积,在腊肉发明之前应该是这样的。所以为了生存,人的本能应该是时刻战备状态。

农耕民族获取食物的方式是种植,食物的开源是具有周期性,食物本身也可以囤积。所以生存的欲望和危机感可能和生活在牧场的人有点区别。

Continue reading

在低谷中与童话和美好相拥

Nicolson’s Café was a first floor restaurant on the corner of Nicolson and Drummond Street famous for being the location where J.K. Rowling worked on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’s Stone.

edinburgh-cafe-rowling.jpg

还有一篇短文,真实性无从辨识,但确实是一个温暖的故事。

1994年,她的生活突然陷入极度穷困:自己失业了,丈夫又决然提出离婚,她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,租住在爱丁堡一幢狭窄的平房里。生活就像大山压在身上,但乐观的她只热衷于写作,一有时间就把自己关在屋里,创作荒诞不经的童话。亲人都劝她回归现实,停止写作去打工挣钱,她却置若罔闻,靠失业救济金度日。

   到了冬天,平房里没暖气,她便推着婴儿车带上女儿到尼科尔森咖啡馆写作。每天,她只点一杯咖啡,却要在里面足足坐上16个小时,在小纸条上不停地写着。周围人好奇地问:“你喝杯咖啡就能整天不饿?”她想了想,抿了口咖啡,露出陶醉的表情:“因为老板总在我的咖啡里加很多糖和奶。”

   咖啡店老板原本就厌烦她成天占着一张桌子不消费,听到这话后,便开始故意为难她,不再给她的咖啡里添加任何东西,想逼她自动转移到其它店去。可一天天过去,她依旧以一杯苦咖啡度日,丝毫没有离开之意。老板忍不住问:“难道你没发现这些天的咖啡苦了许多?”她点了点头,一脸认真地答:“我想你准是替我准备了上好的咖啡,担心加入糖和奶会稀释它的原味。瞧,这咖啡的颜色多纯正,味道多醇厚!”老板愣住了,这才知道自己的龌龊用心竟被她视作善意之举,羞愧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那之后,咖啡店老板不仅会在她的咖啡里多加糖和奶,还常常给她食物。终于,3年后她推出了首部童话小说《哈利波特与魔法石》,引起世界关注。她就是当今最负盛名、稿酬最丰厚的童话作家罗琳。而曾经“收留”罗琳的咖啡馆,也已成为闻名世界的旅游景点,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这里,叫上一杯咖啡,过一把名作家瘾。

延伸阅读 17 Reasons why you should visit Scotland if you are a Harry Potter Fan

Spoon-restaurant-Edinburgh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