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

“我想,再晚一点,我会停止用手表。我会老到有一天,不需要手表告诉我,时间是如何自己消失,也不需要靠名牌手表告诉周围人类我的品味、格调、富裕程度和牛逼等级。我会根据四季里光线的变化大致推断现在是几点了,根据肠胃的叫声决定是否该去街口的小馆儿了。”

这就是冯唐。

人慢慢长大,喜欢略过本质看现象,一日茶,一夜酒,一部毫不掩饰的小说,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,一群不谈正经事的朋友,用美好的器物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间。

明代嘉靖、万历年间的陈继儒,在《太平清话》中列举了一些东方文化中的通灵时间:“凡焚香、试茶、洗砚、鼓琴、校书、候月、听雨、浇花、高卧、勘方、经行、负暄、钓鱼、对画、漱泉、支杖、礼佛、尝酒、晏坐、翻经、看山、临帖、刻竹、喂鹤,右皆一人独享之乐。”

如果去一座荒岛,没电、没电视、没电脑,一片蛮荒。我想了想,如果只能带一个活物,我就带一个和我能聊很多的女人;如果只能带一本书,我就带一本唐诗三百首。

与其一起撮饭,不如一起流汗。年纪大了以后,聚在一起常常不知道说什么,尽管没去过南极,但是也见过了风雨,俗事已经懒得分析,不如一起一边慢跑,一边骂彼此生活中奇葩一样摇曳的傻逼。

每个牛逼的人都要有个笃定的核, 这样在宇宙间才不易被风吹散。世界这么多凶狠 他人心里那么多地狱 内心没有一点混蛋 如何走的下去?

就这样简单下去,再简单下去、脑子没弯儿了,手脚有劲儿了,山顶慢慢低于脚面了,拉萨就在眼前了。你我竟然像山、云、湖水和星空一样,一直在老去,一直在变化,一直没问题。再简单下去、再这样下去,你我都是佛了。

实事求是地修炼,实事求是地恋他和自恋,让别人闹心去吧。能做到实事求是的自恋其实是自信和自尊。任何领域做到最好之后,人只能信自己的判断,只能自恋。

拥有感。骑了车,到了书店,掏了钱,买了,我的了!借问人生何所有,几床悍妇几墙书。沉沉的,紧紧的,在自己手上,我的、我的、我的、我的,一瞬间的我执爆棚,真好。放到书架上,不管有生之年会不会真有时间看,我想看的时候就有的看,不离不弃。这种阅读权带来一种奇怪的满足感,类似住处有个游泳池,尽管很少去,内心也清凉。

s28903349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